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统计

北极星电力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加入)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8|回复: 5

争议“湿法脱硫”:谁是造成雾霾的“罪魁祸首”?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9-1 13: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有科研团队能够把雾霾形成机理和危害性真正研究透,提出更有效的应对良策,‘谁攻克,重奖谁’!”这是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提出的一项任务。从三月到八月,五个月已经过去,总理关心的“雾霾成因”,答案是否找到?
8月10日,在以“雾霾成因与散煤控制”为主题的2017年第一期山东科技智库论坛上,独立调查人、山东科技发展战略所副所长、省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周勇对外公布的三年来他持续跟踪调查的结果回答了“总理之问”,他表示:“湿法脱硫是导致2013年雾霾大暴发的主因,也是2016年铁腕治理下的雾霾天气反弹的主因。”
这一结果得到复旦大学大气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陈建民教授、山东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朱维群教授的支持。
不过,对于“湿法脱硫”是否为雾霾主因,会议出现分歧,支持、反对和中立三方各抒己见。来自国电系统的王圣表示现有调查并不能证明“湿法脱硫”有“最大嫌疑”,这与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的看法类似。后者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湿法脱硫引起次生雾霾的说法予以坚决反驳,并认为“用伪科学否定脱硫脱硝的正面作用”站不住脚。
什么是湿法脱硫?它为什么会引起双方争议?双方各自给出的理由是什么?哪一种观点更接近事实?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部分专家。
“摆事实+讲道理”剑指“湿法脱硫”
“燃煤是造成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因此电厂和其他大型燃煤工厂除尘、脱硫、脱硝是十年来治理空气污染的主要措施。”
周勇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根据调查,目前燃煤烟气脱硫工艺90%以上是采用湿法脱硫,即通过喷射石灰石浆液与烟气中的二氧化硫分子接触反应,最终生成石膏。绝大部分石膏通过脱水而收集,但浆液中的微小粒子和水溶性盐,随烟气逸出脱硫塔,通过烟囱排入大气。过去,一部分相对较大的颗粒,在烟囱附近因为重力降落,俗称“石膏雨”,现在加装湿电除尘或高效除雾器后,这部分基本看不到了;而PM1.0以下的亚微米粒子及水溶性盐,则随烟气、水汽排放到大气中,粒子小,更易漂浮,治理难度大。
在本次论坛上,山东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朱维群教授和辽宁工业烟气治理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张中强分别以不同的调研形式支持了这一说法。
周勇向记者展示了几幅图片,它们以曲线图的形式展示出采暖季前后,京津冀及周边部分城市、黑龙江省部分城市的PM2.5变化,以此来验证湿法脱硫对雾霾程度的变化是否显著。
“华电电科院、哈工大等科研人员做的电站锅炉测试实验,从实测角度为我在宏观数据上的分析判断提供了微观技术层面的科学支撑。”周勇表示,华电电科院李壮等人在2015年做的湿法脱硫对660MW煤粉炉PM2.5排放影响的实验研究显示,排往大气中的PM2.5粒子数,是锅炉出口未经除尘设备时的2.094倍,是除尘设备出口的458.28倍。
经过脱硫工艺后,PM2.5的粒子数在0.07微米出现峰值。这些随着水汽排放到大气中脱水后出现的超细颗粒物的个数比没有环保设施时成倍增加,成为致霾的两个关键因素:湿度和凝结核,再加上静稳天气或有逆温层,就形成不同程度的雾或霾。
支持者与反对者四轮论战:喧嚣之后,成因待解
科技日报记者拿到的一份全国政协海外特邀代表、国际中国环境基金会总裁何平于2017年6月给有关部门提交的政策建议,这篇长约3000字的材料,核心思想是“湿法脱硫导致雾霾在中国大面积暴发,建议立即采取措施”。
在2016年冬季京津冀雾霾较上一年加重情况下,何平在今年年初发表《不听工程师意见 中国三年治霾无功!》的文章,此文迅速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其反对者便是王志轩。
在采访中,王志轩表示:“如果一定要让我评价脱硫脱硝对治理雾霾影响的正作用和副作用比例的话,我认为应当是99比1的比例,即99份的成绩是压倒性的,1份的副作用会增加霾,即可能增加一些难以去除的气溶胶排放等,但这种增加微乎其微,对环境质量中PM2.5的影响比例几乎可以忽略。”
此后,两人在各种媒体论战四个回合,甚至引起有关部门注意。科技日报记者得到消息称,相关部门曾专门召开研讨会,但双方各自论据不足,最后不了了之。
上述争论也蔓延到本次“雾霾成因与散煤控制”论坛上。“湿法脱硫”陷入争议,谁是雾霾成因的“罪魁祸首?”周勇认为,湿法脱硫对SO2的去除功劳巨大,但它最后一个排放环节的不足,导致大气中次生超细颗粒物增加,急需改进。“数据不会说谎。采用相互独立的大数据、气象数据和山东大学2013年前科研用监测数据进行定量分析,都证明2013年雾霾大暴发是一个突变、突发事件。只有湿法脱硫是一个完全吻合的突变因素。”
“争论是好事,时间和事实会证明孰是孰非。”周勇说,“但我们必须有担当,在治霾这个全民战役面前,不能久拖不决,贻误战机。”记者 王延斌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9-1 13: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中国能源报   更新时间:2017-08-22 13:54:24   








 大数据下,湿法脱硫被扼住咽喉?



 燃煤是导致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已是不争事实,降低燃煤污染需从各个环节严格把控。



 记者在一位不愿具名的环境领域专家提供的资料中发现,通过对近年来上海市重污染时间段PM2.5的化学组成测试发现,重污染天气过程中,空气中的氯离子含量高达22微克/立方米,占7%—8%,远超正常情况下一般颗粒物组成不超2%的水平。同时,钙离子浓度也远超正常水平。异常高水平的硫酸根、氯离子和钙离子具有普遍性,在对北京、西安、太原重污染天气的检测分析中,也发现类似结果。



 上述专家表示,湿法脱硫在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以及其他颗粒物等方面发挥了不可否认的、巨大的作用,但是其部分环节产生的其他污染却亟需引起重视。



 燃煤锅炉通过湿法脱硫最终从烟囱排出的“水汽”并非是纯粹的水蒸气。通过实验,冷凝“水汽”后,用显微镜观察可以看到高含量的硫酸钙晶体,氯离子、硫酸根、钙离子。一升“水汽”里所含硫酸根可达2.8克。



 目前,石膏法脱硫是湿法脱硫最常用的一种。实验检测发现,其产生的硫酸根、钙离子、氯离子含量相当高,而且呈现出小离子高、大离子不高的特征。根据长三角地区2014年的用煤量,燃煤电厂燃煤使用量在100—150吨/小时,以保守的100吨计算,“水汽”约可产生88万吨二次硫酸气溶胶。湿法脱硫后的“水汽”直接排放的硫酸根是二次转化的硫酸盐的1.75倍。



 山东省科技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勇表示,根据山东大学对自1999年以来山东17地市空气质量的检测数据,和NASA灯光数据提取的PM2.5数据,以及山东气象学会承担的省科协的课题所给出山东省雾的天数和霾的天数可以相互印证,结果表明,2013年雾霾大爆发是一次突发和突变事件。这与2011—2012年底对燃煤电厂等大中型燃煤锅炉全部加装脱硫设施并严格执行的时间节点恰好吻合。而这些脱硫设施中有95%以上是湿法脱硫。



 “导致雾霾产生的因素有很多,或许在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之外有比湿法脱硫在源解析中所占比重更大的,但它们都不是引起突变的因素,因为它们一直在按部就班地变化着,只有湿法脱硫是突变因素。”周勇强调。



 争鸣不断,大气治理曲折中前进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环所副作长常纪文认为,从大数据角度来探究雾霾的成因是一个很好的思路,但是其中获得数据的准确性难以保证。常纪文表示,虽然现在情况改善很多,但是之前很多企业存在数据造假的情况,甚至连部分地区政府的质量检测数据也有可能作假,所以,很多数据是不准确的。如果得到的分析数据是不准确的,就难以保证研究结果的准确性。



 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力行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湿法脱硫的争议确实很大,2013年就做出了类似评估,当时五大发电集团中就有人倡议联合署名发表此评估,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最后不了了之。



 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副院长王圣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湿法脱硫是否加剧雾霾值得商榷。王圣从四方面进行了解释。



 ①假如湿法脱硫加剧雾霾的话,2013年之后我国的煤电装机稳步增加,但是数据显示2013年之后雾霾其实是有所改善的,这是矛盾的。



 ②2013年是我国煤炭消费峰值,2013后雾霾减轻的主要原因或许与煤炭消费总量不断下降有较强的相关性。



 ③按照规划,“十三五”中后期将在冶金、石化、建材等领域全面推广湿法脱硫,而且相关标准已出,假如湿法脱硫是雾霾主要成因,那么我国“十三五”中后期雾霾是否应该更加严重?



 ④以珠三角地区为例,空气质量总体较好,但是事实上广东省的煤电装机总量全国第三,这与湿法脱硫导致雾霾的假设不符。



 “我认为,改善大气质量还是应该从调整经济结构、能源转型、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等大方向上着手。”王圣表示。



 事实上,有关湿法脱硫存在的不完善及其造成的大气污染问题近年来已有多次讨论。在稍早前的一次争论中,国际中国环境基金会何平认为,湿法脱硫工艺的不完善和副作用导致雾霾加剧,引起轩然大波。



 但是,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对这种观点并不赞同。王志轩表示,湿法脱硫产生的烟气湿度增加不会提升污染物排放量,脱硫后湿烟气不加热会加重雾霾的说法是错误的,而且电力行业在治理雾霾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文丨别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3 天前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9-2 08: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中国的电业环保也就是笑话,本来可以在源头洗煤处理的问题,非要留到尾部处理,再次生出其他问题,再反复治理,真是什么都能行成产业链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1-11-28 08:02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9-2 08: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环保部关于这个问题已经回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14: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1、我们忽略了气溶胶的致“霾”作用
      气溶胶的定义是:由固体或液体小质点分散并悬浮在气体介质中形成的胶体分散体系;气溶胶的分散相是固体或液体小质点,其大小为0.001~100微米,连续相介质是气体。
      由于大气中漂浮着上千种微生物,气溶胶在大气中作为凝结核可以不断地集聚水汽和微生物,具“中国雾霾特殊形成机理研究“(作者顾卫东)的文章介绍:附着气溶胶颗粒上微生物在适宜条件下迅速繁殖,气溶胶体积迅速增大突破临界点,最终形成重度雾霾。如常温常压下,气溶胶颗粒只有0.1微米,但随微生物迅速繁殖,体积可迅速增加到2.5微米、5微米甚至10微米
      尽管人们对“雾霾”的成分、机理和来源众说纷纭,但是,“气溶胶”是雾霾形成的主要原因无可争辩。因为,气溶胶在大气中的悬浮状态就可以理解为:气溶胶的固体粒子就是“霾“的凝结核,气溶胶的液体粒子就是“霾“的温床。
      2、我们忽略了烟气治理过程中也会产生新的大气污染物
      首先列举一个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现象:当把铁锅烧热后,往铁锅里倒入一些盐水,“扑哧”一声会产生一股蒸汽,去闻这股蒸汽就会有一种咸味的感觉,也就是说:当盐水遇到高温的铁锅后,因潜热而产生的蒸汽中含有盐雾等气溶胶粒子,本文把这种现象称为“铁锅效应”。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我国开始从欧美国家引进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占我国现有烟气脱硫市场的90%以上),以解决燃煤锅炉和工业窑炉烟气中SO2对大气的污染问题,该工艺的核心技术就是“喷淋塔”(或称“空塔喷淋”)。喷淋塔技术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由美国玛苏莱公司发明的,其基本原理就是通过碱性吸收液(钙基、氨基、镁基、钠基)对烟气进行洗涤,在洗涤的过程中使烟气中的SO2等酸性气体与碱性吸收液发生氧化还原反应,最终变成盐和水,以达到对烟气脱硫的目的。
      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在引入我国的初期,在喷淋塔的进出口处连有GGH(即:烟气-烟气再热器)。GGH可将喷淋塔入口的烟气温度从120~160℃降到90℃左右(相当于把铁锅只烧到90℃左右),以减少喷淋塔在洗涤过程中因“铁锅效应“而产生过多的气溶胶;同时,GGH还可将喷淋塔出口的烟气从50℃左右提升到75℃左右,以提高烟气排入大气后的扩散范围和高度。由于GGH在对喷淋塔进出口烟气进行降温和升温的过程中,存在着漏风、堵塞及能耗等问题,因此,GGH装置逐步降低了在湿法烟气脱硫工艺的应用比例。
      对于是否应该在湿法烟气脱硫工艺中安装GGH装置?在网上有许多争论的文章,但争论的焦点都聚集在喷淋塔出口烟气的含水量多少和烟气温度的高低等问题上,而GGH还具有对喷淋塔入口烟气的降温功能却忽略了。争论文章中忽略了高温烟气因“铁锅效应“而产生的气溶胶问题。因为,当GGH对喷淋塔入口烟气的降温功能取消后,燃煤锅炉或工业窑炉排放的120~160℃(也可能温度会更高)的烟气会直接进入喷淋塔(相当于使铁锅温度一直保持在120~160℃的范围内),在喷淋塔的吸收液(盐类)对烟气进行洗涤时,必然会因“铁锅效应“而产生大量的气溶胶。
      现有的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对气溶胶的生成主要有二点:a.因取消了GGH对喷淋塔入口烟气的降温功能后,使喷淋塔的“铁锅效应”增强了,从而增加了“溶水性固体的气溶胶”排入大气;b.因喷淋塔对烟气洗涤时采用的是逆流(烟气向上,吸收液向下)方式,因此很容易形成烟气对吸收液的夹带现象,造成了“非溶水性固体的气溶胶”(包括液滴中溶水性固体的气溶胶)排入大气。
      3、我们忽略了湿法烟气脱硫工艺生成气溶胶的能量
      近日,很庆幸地能够在网上看到山东大学朱维群教授的一个试验数据,他说:“我们对脱硫浆液进行了分析,过滤去固体得到上清液,测其含有1.4%可溶性物质”。在此试验数据的基础上,根据国家“超低排放“标准中烟尘含量应小于10mg/Nm3的规定,并针对国内主流发电机的燃煤锅炉采用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将该工艺所形成的气溶胶进行计算可知:“烟气中溶水性固体气溶胶的排放量”是“烟气中非溶水性固体气溶胶的排放量(PM)”的75倍以上,数据说明:解决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形成的气溶胶问题远比将燃煤烟气中的含尘排放标准从50mg/Nm3降到10mg/Nm3更为重要。由于气溶胶是“雾霾”的凝结核,因此,湿法烟气脱硫产生的气溶胶对“雾霾”的贡献率不可低估。
      我国颁布的燃煤烟气排放标准中,应属发电行业在整体上要求是最严格的,也是执行标准最好的行业。若燃煤发电行业都在持续、大量地在向大气中排放气溶胶等“雾霾”的凝结核,其他行业和地区(如:西南和西北地区)的燃煤锅炉和工业窑炉烟气污染物(气溶胶、PM、SO2、NOx)的排放数量就一定是更加惊人的了。关心“雾霾”天气的人们只要到采用湿法烟气脱硫工艺的现场,实地观察比较一下烟气脱硫后的烟囱出口(含有气溶胶的烟气)和双曲线冷却塔出口(纯蒸汽)的尾烟扩散和拉烟情况(边界越模糊、扩散速度越慢气溶胶越多,烟气中含有气溶胶越多拉烟越长),就明白了为何“雾霾“天气总是频繁地袭扰我们的生活了。
     应该肯定: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对我国降低大气污染,减少酸雨的形成是功不可没!尽管其在对燃煤烟气进行脱硫时会产生气溶胶,会增加大气中“雾霾“的凝结核。但是,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形成的气溶胶不是不可解决的,如:“超低排放”工程中已被使用的“低低温省煤器”工艺就可以起到GGH对喷淋塔入口烟气的降温作用,就可以降低“铁锅效应”的影响,就可以减少湿法烟气脱硫工艺产生的气溶胶的排放数量。
      对于湿法烟气脱硫工艺产生的气溶胶问题,仅靠现有的除雾器(惯性碰撞除雾)和布袋除尘器(滤料网孔一般为20微米以上,滤料表面起绒或形成颗粒层后可捕集0.5微米左右的粒子)是很难去除0.3~0.001微米范围内气溶胶的。若采用湿式静电除尘器(颗粒荷电后,在电场力的作用下由阳极的水膜进行捕集)脱除湿法烟气脱硫工艺产生的气溶胶,是可通过采取增加电场强度(有可能会增加新的大气污染物“臭氧”和“三氧化硫”)去脱除“非溶水性固体的气溶胶”的,但对大量的“溶水性固体的气溶胶”而言,其脱除作用是有限的。

      4、我们忽略了对气溶胶的检测
      湿法烟气脱硫在运行时会形成气溶胶,这是行业内人士早已公认的事实。但是,自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引进我国以后,对湿法烟气脱硫工艺所形成的气溶胶问题并没有得到重视,更没有开展相关方面的研究工作,甚至连对气溶胶检测的方法和手段都没有依据可循。多年来我国在燃煤烟气净化领域只是鹦鹉学舌,只是把眼光紧紧地盯着欧美发达国家在烟气治理上的成果,对其烟气治理的成果从未持有过怀疑的态度,形成了“人家鼓掌我鼓掌”的被动燃煤烟气治理路线
      目前,我国环保部门对燃煤烟气排放的检测只包括SO2、NOx、烟尘这三项指标,而没有针对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形成的气溶胶进行检测的要求。环保部门也许是把燃煤烟气中气溶胶的检测与烟尘的检测都归并为总量考核指标了。但是,就气溶胶的检测而言,用烟尘的检测方法替代是有很大问题的。因为,烟尘的检测方法国内一般采用“重量法”,其通过滤纸或滤膜对烟气中的烟尘进行取样,滤纸或滤膜的过滤孔径为0.3~0.6微米,也就是说0.3微米以下的气溶胶(其粒径范围为100~0.001微米)是取不到样的,用“重量法”对燃煤烟气中的气溶胶进行检测是不能得到真实数据的。对湿法烟气脱硫工艺形成的气溶胶的检测方法还需要有关部门进行研究,并提出国家标准。
      有人问:湿法烟气脱硫工艺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引入国内的,他们在治理燃煤烟气时并没有对烟气排放中的气溶胶进行检测呀?他们在使用湿法烟气脱硫工艺时,为什么可以忽略气溶胶的影响呀?由于笔者的阅历有限,在此问题上只能进行猜测:也许是欧美发达国家在使用湿法烟气脱硫工艺中仍在采用GGH对喷淋塔入口烟气的降温功能,使得“铁锅效应”产生的气溶胶不明显;或许是欧美发达国家采用的是燃煤烟气污染物的区域总量控制措施,减轻了气溶胶对区域内大气中的影响;更许是欧美发达国家的煤炭消耗占一次能源的比例没有像我国这样高达到70%左右总之,中国有中国的国情,对湿法烟气脱硫工艺产生的气溶胶必须加以控制,对湿法烟气脱硫工艺产生的气溶胶必须进行检测。
     5、我们忽视了排烟温度对雾霾的影响。
       目前我国的湿法脱硫几乎全部都取消了烟气加热,采用低温排放,这带来2个问题:一是由于温度低,密度大,烟升高度不够,扩散困难;二是温度低,导致湿度大,气溶胶积聚水汽以及其他机理作用下容易形成雾霾。
    有人撰文说这种说法夸大了温度和湿度对雾霾的影响。是这样吗?
      有几个事实可以说明问题。一,有无人机曾拍摄过北京等地的雾霾,高度超过500米时,无人机看到了蔚蓝的天空和笼罩在地面附近的雾霾边界清晰的分界线。

    二、在所有排放条件(工厂排放、车辆排放、生活气体排放)都不变情况下,只要有风,就不会有雾霾。这两个简单的事实可以说明:我们所感知的雾霾,实际上是局部的,低空的,无法扩散导致的现象。某些文章将烟囱排放的水量与整个大自然的水汽量相比较,以占有比例很小可忽略不计为由烟温低不会导致雾霾是不合逻辑的。因为我们所感知的雾霾,本来就不是全球性的,而是局部的,且只聚集在低空。对自然界而言,少可忽略不计,对你的城市而言,确实非常惊人的数字。
      烟温过低,更易于形成雾霾,且不利于扩散,这是个简单的逻辑,且有很多专家教授都做过学术上的研究,雾霾的形成主要有内核、水和特定的气象条件等因素。水是形成雾霾气象的关键要素,我们通过数据分析发现,当空气湿度增大时,雾霾更加严重。大气中人为形成的水雾滴贡献最大的是目前的湿法脱硫装置。
    目前很多企业采用的都是石灰石—石膏脱硫法,原理是让带有石灰石的碱性水与气态的硫分子结合,变成液态并与碱性物质结合固化。在实际操作中,石灰石的水溶解性很低,这就需要大量的水来溶解石灰石,为了提高脱硫吸收浆液的比表面积,增加汽液反应的几率,达到提高脱硫效率的目的。
    在国内的脱硫设备中,湿法脱硫技术的关键核心设备——脱硫塔均采用了大量的雾化喷嘴进行喷淋。雾化喷淋就是让这些碱性水变成雾状,这也就会形成大量极细微的雾滴,加上湿法脱硫是将烟气温度由130℃用水降低至60℃排放,这样,就会有大量的水蒸气雾滴通过烟囱排放进入大气中。
    例如,一台30万千瓦的燃煤机组,湿法脱硫每小时要耗费大概30—40吨的水,其中大部分都变成了雾状的水汽,这样仅一台机组一天排放的水雾滴就有几百近千吨。加之如果脱硫剂的投放剂量和除尘能力不足,排放的污染因子会成倍增多,这就为PM2.5的快速形成创造了条件。
    据估计,全国由湿法脱硫所排放到空气中的带有多种污染因子的水蒸气达到20万吨/小时,这些水蒸气带有负电荷,在同种电荷相斥的作用下,不会团聚、形成降雨,而是不断累积,在静风、高湿、逆温气候条件下,大气中的PM2.5颗粒不能及时扩散,空气质量不断增加,推动空气水平流动和垂直环流的动力也在不断增加,雾霾气象使得太阳光穿过PM2.5污染层发生折射,地表温度降低,大气垂直环流的动力也降低,空气流动更加困难,最终导致大范围持续重度雾霾天气的发生。
      上海交通大学的缪正清教授、清华大学贺克斌院士和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化学研究所的程雅芳教授、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土木环境工程系何平博士等人也先后提出了类似观点,湿法脱硫脱硝导致雾霾加剧可以说是证据确凿。
      允许烟温过低,一个理由是有利于节能。如果过低的烟温不利于环保,这个节能还有意义吗?我们究竟是为了节能而节能,还是为了环保而节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9-13 15: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见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星光播报

    【电厂冷却水物理水处理技术】研讨会送福利!!!
    上海科莫系统科技有限公司开展
    [冷却水的微排放——物理解决方案]创新网络研讨会
    时间:2017年09月20日10:00 - 11:00;
    QQ群:80288472
    诚邀您的参与!报名话题互动技术豪礼享不停

    查看 »



    返回顶部